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奸熬第四季 1-2

.奸熬第四季 1-2
  
向鸣来到外婆的楼下,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向鸣一回头原来是自己三姨夫
胡天。

  「新年好,三姨夫……」

  「新年好,小鸣啊!怎麽一个人来了,你妈妈呢?」

  「妈妈去检察院了,我一个人先来,妈妈晚点到,三姨夫,三姨妈和琴琴姐
姐笛笛姐姐怎麽没来啊!」

  「哦!大概已经到了吧?我没和她们一起,你妈妈真辛苦,除夕还要办公,
了不起啊!」

  向鸣一向很喜欢自己这个三姨夫,一来他能侃二来他还老喜欢跟自己说些腥
段子,有时候还会给自己看他画的那些光屁股的女模特像。

  胡天也挺喜欢向鸣这个男仔,一来可能是自己没有儿子,二来自己这个漂亮
的二姨子那个衰老公去了日本就音信全无,自己对向鸣的照顾也有着一层不足与
外人道的理由,那就是是男人就免不了想偷个腥,虽然只是想想,但是借着向鸣
自己可以比较容易地接近自己这个有点冷傲的二姨子,说不定哪天就真的天上掉
下了馅饼,给自己吃到了也说不一定,虽然论相貌自己这个二姨子并没有自己的
媳妇漂亮,可是自己的媳妇再好也比不上别人家的不是,所以在胡天的内心深处
老婆家的四朵金花,自己个个都想尝尝,只是那也只有在没人的时候自个儿对着
自己给妻子四姐妹在海滩度假时照的照片撸撸自己的鸡巴而已。

  照片上的四姐妹大姨子滕荟冰和自己的媳妇都穿着同款的白色连身的泳衣,
高腰的大斜角的裆部设计让姐妹俩神秘的阴户被勒出隐约可见的水蜜桃状,中间
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会让每一个男人都想入非非,尤其是大姨子的裤缝边上如果
放大照片,胡天甚至能看到有几根黑色的屄毛俏皮地生出头来;二姨子没有穿泳
衣,一袭淡绿色轻薄的连衣裙,刚好一阵风儿刮过,把连衣裙的下摆高高地撩起,
让人能一窥裤裆里那条窄窄的麦芽黄的内裤;小姨子一身湖蓝色的比基尼,让还
是处女的滕荟洁活力四射。

  这一张照片就是胡天手机里的珍藏,当然胡天手里的版本和给四姐妹的是不
一样的,胡天的照相机是胡天特意让人改装过的,可以最大幅度地拍摄红外透视
照的,所以胡天已经把那张几乎可以看清四姐妹胴体私处的照片放大过无数次来
研究妻子四姐妹的胴体,哪怕是连她们的每一根脚趾头都不曾放过,胡天自认自
己对妻子的四姐妹的身体特征已经了如指掌的时候,便以这四姐妹胴体爲原型,
创作了写实地大型裸女画作系列「神女」,并因此大获成功,好评如潮,只是人
们在赞歎神女的曼妙成熟的身姿时,没有人会想到这些神女的真实原型其实就是
胡天妻子家的那四个冰清玉洁的姐妹花。

  胡天和向鸣又说又笑地往自己的丈母娘和外婆家里去,也许他们不知道会有
什麽在等着他们,地狱?还是天堂?这个对每一个人的拷问?既在你的一念之间
又在于你内心深处的那个也许你永远也不爲人知的另一个自我。

  袁贞做梦也没想到,就在这个万家团圆的喜庆日子里,竟然就是自己家的劫
难。

  就在自己的家里,自己和女儿还有孙女被一群畜生当着自己女婿和孙儿的面
被强奸了,如果说第一次是强奸的话,那麽第二次第三次呢?袁贞不知道也不敢
去想下去,一向生性淡泊随遇而安的性格,让袁贞可以面对生活的艰辛独自拉扯
着这个六个儿女长大成人,丈夫因公殉职,唯一给自己留下的抚恤就是这套市中
心里以前西洋人留下的公寓房,虽然丈夫死后,有好多人都张罗给自己介绍新的
男人。

  可是,不是自己看不上,就是人家嫌弃自己有六个拖油瓶,唯有一个不嫌弃
自己有拖油瓶的,而自己也勉强可以接受的那一个,竟然被自己的小儿子撞见在
自己的几个女儿洗澡的时候,竟然会去隔壁的厕所里偷窥,这让袁贞彻底放弃再
找一个老伴的想法,就这麽一放就是二十多年。

  二十多年的贞洁,就在昨天被一个老头子,那个一夜之间强奸了自己祖孙三
代的那个老头子,袁贞一想到蓝一炙,火辣辣的小屄里不禁一阵子的惊恐地痉挛,
子宫里也不自觉涌出一丝丝已经让自己久违的爱液,袁贞自己都不明白是怎麽回
事,自己明明已经绝经的子宫,可是现在却越来越敏感了?

  对了!就在今天的清晨那个老头蓝一炙拿了着一瓶药丸给自己整整吃了半瓶,
那时候自己还在被那个最迷恋自己肉体的黑蛤蟆在女儿和女婿的床上肏着屄,这
个黑塔般一样的壮汉子几乎整整一夜都把他的那个龌龊下流的鸡巴插在自己这个
都可以生出他的阴道里,在刚开始自己还挣扎几下,可是很快自己就再也没有了
力气,只得任由这个壮汉的鸡巴在自己早已麻木的阴道里翻着花样的插进抽出。

  好在这个男人好像对自己身边花开正熟的大女儿并不太感兴趣,袁贞只记得
在那个老头蓝一炙抱着自己的孙女去了她那个小小的闺房后,那些男人们便开始
了对自己和女儿的轮奸狂欢,在这一夜之中,袁贞只迷迷糊糊记得这个几乎一整
夜都在奸淫着自己的黑壮汉只有在那时候才和那一群畜生一起奸汙过自己的大女
儿一次,之后便再也没怎麽碰过她,袁贞实在是不知道该爲女儿庆幸还该爲自己
悲哀。

  看着被男人奸得奄奄一息躺在自己身边的大女儿,袁贞心里一阵地酸楚,要
知道在刚才的轮奸盛宴中,自己的大女儿所遭受的蹂躏远远超过了自己这个老太
婆所遭受到的,就连隔壁平日里那个一副道貌岸然的警察局的副局长黄瑭也兴奋
地在那些畜生们的喝彩之中在自己大女儿的阴道和肛门里各自爽射了一次。

  可是所有的震惊与屈辱都抵不上,在黎明时分,自己还在迷迷糊糊,挣扎在
被那个黑蛤蟆无休无止地奸淫之中。这时,那个带走自己孙女的老头子走了进来,
还没等自己张口询问自己的孙女就被他强行地给自己灌进了一大把酸涩的药丸,
袁贞咬牙想拒绝,可是被男人插在自己阴道里的肉屌狠肏了几下,便不由自主地
张口吸气,哪里还能在紧闭香唇,只能摇晃着脑袋进行最后无谓的抵抗。

  就在自己昏昏沈沈本能地反抗中,从一旁的大女儿的阴道里所发出的男女交
媾的淫靡声让袁贞渐渐地清醒,这种如今早已让自己麻木的,在自己耳边再熟悉
不过的羞耻声已经整整响彻了一个晚上,在身边与自己一起遭受这群禽兽轮奸的
大女儿,这个自己长久以来多麽引以爲傲的掌上明珠,如今只剩下被男人们一次
又一次插入娇嫩身体里时发出地哀羞的呻吟与让人脸红心跳地阴道交媾声不绝于
耳,任凭任何一个外人听来都不会把自己的女儿与一个温文尔雅的女教师联系在
一起。

  袁贞本不忍去看女儿被人奸淫的悲惨画面,可是女儿而后的无声无息实在是
让袁贞这个做母亲的担心不已,刚想出口试图阻止那个正在女儿胴体上奸插着大
女儿的男人让自己的女儿歇歇时,袁贞才终于看清了那个正趴在自己大女儿凄楚
大开的两腿之间卖力地耸动着的那个奶油光屁股竟然就是自己隔壁的那个坏小子,
那个先前刚刚奸淫过自己女儿的那个警察局黄副局长的儿子。

  也就是现在正在被他压在身下强奸着的自己大女儿的学生黄念时,袁贞几乎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无法看到黄念这个坏小子与自己大女儿两人私处的交
合,但是从大女儿的阴道里发出的与自己阴道里如出一辙的淫渍声中,袁贞已经
明明白白地知道了这个和自己孙子年纪一般大的男孩正在对自己的大女儿,他的
老师以及自己同学的妈妈在做着什麽了。

  袁贞想呵斥这个小畜生,可是当回头看到此时的女儿正面带屈辱的把自己痛
苦的俏脸深深地藏在自己的臂弯里,洁白的贝齿紧紧咬着出血的下唇,两行无声
的清泪滚滚而落,仿佛在控诉着这出被逼上演地师生乱伦时。

  袁贞不得不选择了沈默,袁贞痛苦地闭上了自己那双在戏台上打动过无数观
衆的妙目,她不想再用那些没有用的谩骂让自己的大女儿更加地屈辱,作爲母亲
的袁贞此时唯有和自己被迫乱伦的女儿一样,用自己无法抑制的两行清泪来洗刷
自己与女儿正在遭受的屈辱,男人腥臭的舌头正试图撬开自己的香唇,袁贞挣扎
拒绝着男人的侵入,但握在男人大手里的乳房上传来一阵剧痛,袁贞知道自己不
可能再有其他的选择了,刚刚微啓的朱唇便被男人全舌侵入。

  「吸住……」

  男人含糊不清但绝不容置疑地命令在袁贞的耳边响起,袁贞默默地按照男人
的命令吸吮着在自己嘴里疯狂索取着的男人肥大而又腥臭的舌尖,一股鹹涩的味
道随着自己对着男人在自己檀口中放肆地搅动着的舌头越来越用力的吮吸而流入
自己的咽喉,袁贞知道那就是自己眼泪的滋味。

  「如果不能改变什麽,那就默默地承受吧!」

  生性一向淡然的袁贞无可奈何地原谅了自己和女儿。可是从大女儿多汁的阴
道里传来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响,可见剧烈的程度远远要超过那个搂着自己肏了一
夜屄的黑壮汉那根在自己阴道里抽插着的鸡巴,再看此时的黄念,只见他两眼通
红,两只婴儿般的肥手死死地抓握着自己的老师滕荟冰伤痕累累的双乳,就犹如
握着飞奔的骏马上的缰绳一般,袁贞明白这是这个男孩正在他的老师、他同学的
母亲、自己的女儿的阴道里做着一个男人对女人最后的沖刺。

  「嗯啊……啊……」

  大女儿一声如泣如诉长长地悲哼,袁贞知道大女儿的子宫被这个女儿的学生
自己儿子的同学给玷汙了,这个小男孩居然成了自己女儿的男人,而这个男孩的
父亲竟然也曾是自己女儿的入幕之宾甚至还在自己生养女儿的阴道里喷射过。

  「天呐!这到底是爲什麽啊?爲什麽……不……啊……」

  袁贞对自己的屄芯子被男人死死抵住感到惊恐,想把压在自己身上黑塔一样
的黑蛤蟆往外推,可是却偏偏被他抱得更紧,袁贞感到男人的马眼紧紧地对着自
己阴道深处的屄眼,一股热流沿着自己被男人日开的屄眼一沖而入,这种感觉袁
贞只有在被那个老头蓝一炙夺贞的时候才体验过。

  之后即使被那麽多男人轮奸以及被那个黑蛤蟆奸淫了整整一夜都不曾再有过,
可是这一次这种无比屈辱地感觉竟然如此强烈,就在听到自己身旁的大女儿也在
被她的学生在她的子宫里喷射的时候,母女俩人异口同声的诱人悲鸣仿佛成了这
世上最诱人的闹锺,唤醒了一屋子赤条条的男人来围观这对母女花最悲哀屈辱的
绽放,母女俩彼此关切的互望了一眼,换来地只是彼此最明明白白的尴尬与哀羞。

  袁贞帮男人们收拾着下午餐后的碗筷,让袁贞羞耻尴尬地不只是沙发上近乎
全裸的大女儿与孙女在那群禽兽的手里就像是两只顺从的玩具,顺从地任凭着男
人一只只肮髒的黑爪在她们那些女性娇嫩的羞耻处搓揉着、抓捏着、抠挖着,不
时把从母女两人屄里抠出的秽物抹在她们彼此的奶子上,脸上还有嘴里,有时甚
至把它们抹在同样被赤条条捆住手脚扔在墙角的女婿和孙子同样硬邦邦勃起的鸡
巴上。

  袁贞试着不去看女儿与孙女,可是每当男人们一阵哄笑,耳边同时响起女儿
或是孙女娇羞惊恐地呻吟,袁贞又忍不住向她们投去一个母亲与长辈的无助关切,
可是每当女儿和孙女看到自己望向她们时,都会不由自主地去反抗男人们对自己
那些女性娇羞器官的羞辱,可是换来地往往只是男人们更加变本加厉的变态玩弄。

  袁贞端着碗筷低着头快步离开,自己也不比女儿和孙女好到哪里去,虽然自
己被允许穿着自己那件紫色的长摆睡衣,但是里面也与女儿和孙女一般无二地一
丝不挂,从屄里漏出的不知道是自己的体液还是那些男人灌进自己阴道的精液,
凉凉地又难受地沾满了自己两条大腿的内侧。

  厨房里,袁贞木然地洗着成堆的碗筷,至少在这里袁贞可以暂时逃避对女儿
与孙女的愧疚,还有对女婿与孙子的尴尬。

  一想起大女婿袁贞的脸上又不禁害臊起来,就在刚才那群畜生还在让自己一
边喂他吃饭的时候一边强奸自己,自己被身后的男人奸淫地不得不趴在女婿宽大
结实的胸膛上,女婿的眼睛红红的,好可怕,死死地盯着身后的那个男人精瘦的
小腹猛烈地撞击着自己光溜溜的屁股,喉咙里发着野兽般的咯咯声,袁贞害怕极
了,害怕自己这个大女婿会做出什麽伤害到他自己的事出来。

  「茅燮,不要看妈妈,不要再看妈妈了,我求求你了,闭上眼睛吧!呜呜呜
……」

  可是就犹如在自己的身旁同样在被男人奸汙着的正在给自己的孙子喂饭的大
女儿滕荟冰哀求着自己的儿子不要看自己一样,孙子也和自己的女婿一样,两人
都仿佛是被人施了魔法一般,直愣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正在被身后男人
狂干猛日地噼啪直响的大白屁股,痛哭哀求着的袁贞仿佛听到在耳边女婿茅燮喘
着可怕粗气的对自己近乎疯狂地低语。

  「妈……我也要肏你的屄、日你的屄、干你的屄……啊……我要……要啊…
…」

  女婿那根直愣愣地贴着自己与他彼此小腹之间的肉棍,突然在这疯狂地低语
里,一股股本该属于女儿的精液,被尽数喷洒在袁贞摩擦在女婿茅燮汗水淋漓的
胸膛上,被身后的男人奸得上下翻飞的乳房上。

  「好烫啊!真的好烫啊……他射了……」

  袁贞敏感的乳房在被女婿的精液狂射之中,浇灌地芳心蕩漾阵阵涟漪,仿佛
娇羞的少女俏脸绯红。

  回想到自己那天在厕所里手淫被他撞见,虽然自己很少那样,但毕竟自己也
是一个生理正常的女人,二十多年的寡居,虽然已经习惯了,可是每次晚上听到
大女儿与这个女婿的好事时,自己也不禁会在被窝里一边朦朦胧胧听着女儿害羞
矜持地叫床声,一边想象着这个大女婿的鸡巴在自己二十多年来都没有再被开垦
过的小屄里驰骋着地情形,就像现在在自己女儿的小屄里一样,虽然袁贞女性的
矜持知道那只是一场意淫,但是毕竟和自己朝夕相处的男人只有这个脾气耿直阳
光的大女婿,所以很自然的这个大女婿也就成了自己芳心深处那个唯一的可以想
象的意淫对象了。

  只是袁贞哪里知道,自己的这个二十多年来未曾一用的屄洞,三十多年前孕
育过他妻子的子宫也正是自己这个大姑爷十几年来心心念念的仙人洞府,有多少
次都想趁妻子儿女不在的时候,能与这个如花似玉的丈母娘共赴巫山,但终究两
个人都不敢把这永远都无法彼此诉说的畸形孽缘彼此倾诉,直到此时此刻,袁贞
的心里不知道爲什麽竟蓦然升腾起了一丝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甜蜜来。

  袁贞让自己暂时沈浸在一种禁忌的欢愉里,只有这样才能麻木一下自己俱疲
的身心。可惜好景不长,被自己掩上的房门被人打开,门外女儿和孙女与男人们
性交时高一声低一声的娇哼急喘声以及噼噼啪啪地肏屄声,已经让袁贞知道外面
又在发生了什麽事了,看到进来的又是那个高大健硕地犹如黑塔一样的黑蛤蟆,
袁贞不禁浑身又一哆嗦,手里的饭碗滑进了水槽里,发出瓷器破碎时清脆的金石
之声。

  袁贞感到一只大手伸进了睡衣里,这次没有狠狠地抓自己的乳房,而是来来
回回用手指拨弄着自己一直都充血勃起着的乳头,袁贞感到全身僵硬,男人的膝
盖轻轻地挤进自己紧紧夹着的两腿间,袁贞迟疑了一下就放弃了,闭上眼睛等着
男人对自己的进一步侵犯。

  黑蛤蟆撩起袁贞的衣摆,蹲下身看了一下袁贞的私处,便捉着袁贞因爲长年
练功而显得还颇爲紧致的屁股往自己的胯下送去,早已直挺挺的黑鸡巴便「咕唧」
一声,熟门熟路一捅到底地再次占满了袁贞肿胀的小屄里去了,紧接着地便是一
顿狂肏猛日,直到袁贞自己忍无可忍地哀吟声淹没了从起居室里传来的大女儿和
孙女的呻吟声。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